谁才是交响乐团的老大?

在几乎整个18世纪中,指挥的角色都是由乐队中一员扮演的,这个人通常被称为首席(concertmaster),有时他使用自己的琴弓来指挥,有时他是一位跟着节拍扭动琴颈的手来担任指挥角色也很常见。在歌剧中,有时会有两个指挥,键盘手指挥歌手,小提琴首席指挥乐队。

无论是小提琴手、琉特琴手还是羽管键琴手,都是卡在乐队C位,正像上面图片中一样,所有的乐手都围绕着羽管琴键。

18世纪末,作曲家担任指挥的情况开始频繁出现。1791年9月30日,莫扎特在维也纳指挥了《魔笛》的首演;1798年,海顿用手和指挥棒指挥了清唱剧《创世纪》的首演。直到19世纪早期,不演奏乐器的指挥才成为常见的职业,指挥棒的使用也变得很普遍。当然这与管弦乐队编制的扩大有关,试想类似这样编制宏大的交响曲,首席同时演奏和指挥几乎是不可能的。当时最著名的指挥家有韦伯、门德尔松等,都同时是作曲家。

乐团首席具备过硬的独奏能力,是一个基本条件,交响乐中所有小提琴独奏的部分,一般都是由乐队首席来完成的。

乐团首席需要跟指挥有良好的沟通,才能够更好地指导乐手们如何诠释音乐,把抽象的音符“唱”出来,就像一个才华横溢的“诗人”,把枯燥的句子施了魔法。如此炫酷的存在,想想就很棒呢~

指挥家并不是万能的,无法对每个乐器了如指掌,有时指挥的演奏指示并不适合某个乐器,或者达不到很好的声音效果,就需要声部首席来进行沟(si)通(bi)。就像一名外交官,代表他的声部与指挥进行“谈判”。

“团队合作”在乐团演奏中十分重要,而声部首席就是“粘合”各个乐手的“万能胶”。培养互相的默契,让几个人、甚至几十个人在细节上的处理就像复制黏贴一般。如果遇到心情低落的乐手,还要一秒钟变“啦啦队长”,给乐手们打鸡血,保持乐团状态的稳定。

如果演出中出现了“事故”,就需要首席带领大家“救火”,或者从肢体上提示声部其他乐手,接下来该怎么做。某著名交响乐团的一次演出中,某个乐手的琴弦断了,大家在没有影响演奏的前提下,还能不动声色的把断弦的琴传到最后,再把新的琴传给乐手,台下的观众丝毫没有发现,这就是乐团随机应变能力和默契度的最好体现。

Q:您是维也纳爱乐的乐队首席,您的哥哥曼弗雷德是匹兹堡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,您是出生在音乐家庭吗?

莱纳·霍内克:我父亲是一个锡塔琴手,我们其实是后来才变成了音乐家庭,我是9个孩子中的第八个,我的哥哥曼弗雷德是指挥家,一个姐姐拉大提琴,还有一个哥哥在法兰克福歌剧院,我们家中有四个职业的音乐家。

Q:您在20岁时(1981)加入维也纳歌剧院,仅仅3年后就成为了乐队首席,如此小的年纪。成为乐队首席都需要什么?

霍内克:首先你要是一个很棒的小提琴手,技术要足够好,才能尊重乐团的传统。第二对不同的指挥家要保持敏感,我们(维也纳爱乐)有很多客座指挥家,每个指挥都不一样,有的指挥家会很有主见,有的指挥家却不想做老大,他们喜欢互动的感觉,所以一个好的首席需要知道该付出多少。同样指挥也代表着乐团的传统,有些指挥可能对某些曲目有着自己的理解,乐团需要对这些声音保持开放的态度,倾听他们的声音并学习新的东西,但同时要守住乐团的传统。

霍内克:我们的传统都在德奥作品中,还有美的音色、清晰的发音以及对乐句的处理。我们的音乐之所以那么像歌唱,其实是源自歌剧,我们演了很多歌剧,歌剧往往更加激情,我们也会付出更多情绪在里面,仅仅演奏得很美妙是不够的。我们的声音是统一的,所有的乐器听起来像是一个乐器,泛音是闪闪发光的,但又是柔和的。

霍内克:我们总是跟尊重我们传统的指挥家合作,这很重要,因为我们有很多年轻乐手,资深乐手在演奏中会对他们言传身教。

霍内克:没错,因为他们的可塑造性强,我也是很年轻就加入了乐团。我很幸运,我从青年乐团一路走来,到加入维也纳爱乐并成为首席。因此我们喜欢没那么多经验的人,但要有天分。

霍内克:这有好处也有不好的,我们有很多客座指挥,我喜欢这样,这样产出的音乐更加多样化。如果没有常驻指挥的话,我们的演奏都是为乐团负责,为我们的传统负责,而不仅仅是听从指挥的。

霍内克:我喜欢这样,这样更加有趣,这些都是音乐行业的不同领域。作为首席,我是从小就被培养出来的,我有经验在。作为独奏家,我演奏大量的作品来保持技术水平。指挥很晚才开始,当时我作为首席被博斯科夫斯基(Willi Boskovsky)要求站起来领奏施特劳斯的华尔兹,后面就开始指挥一些小的作品。当然我不太可能成为有着广泛曲目的全职指挥家,但指挥这份工作给了我观看之前已熟知作品一个全新的视角。

Q:3年前在上海,您指挥上海交响乐团演奏了海顿和莫扎特的作品,但说实话,近年中国乐团比较少演出他们,而是更加偏爱更大的作品,像或是布鲁克纳,当时的曲目是您选择的吗?

霍内克:是乐团选择的,他们想要第一维也纳乐派的东西。但其实,海顿和莫扎特远比柴科夫斯基等其他音乐家要难,因为你能听到每一个音,对弦乐来说尤其如此。但对听众来说,声音却没那么宏大,乐团也比较小,所以制作人一般都偏好大的东西,比较好卖票。但要是想成为好的乐团,提高演出质量,最好多练习维也纳乐派的经典作品。别忘了,全世界的乐团面试基本上都要求演奏莫扎特,因为在莫扎特的作品中,你能听到全部——发音方式、音色、节奏,如果有一个音演奏得不好,听众立刻就能听出来。因此莫扎特要难得多,但如果你能演奏得很漂亮,听众绝对也很享受。

霍内克:莫扎特肯定是基础性的,但也可以同时演奏别人的作品。演奏莫扎特作品对其它的来说是一种帮助,如果能演奏得很干净对演奏来说也是。一个好的乐团和一般的乐团演奏柴科夫斯基可能差别不大,但演奏莫扎特就会是天差地别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